Head of leading business group proposes interest-free financing model for investment projects

The burden of interest rates on investors, which harms competitiveness of investors in international markets by creating large interest costs, have led Turkey's leading business organization, MÜSİAD, to develop an interest-free, profit-oriented financing model with more partners

One of the

Read more

政府为何失败又该如何修复

绝大多数政府都已经严重过时了。他们关切的是19世纪末的担忧:通讯昂贵、数据难以获得,当时这些服务刚刚诞生。因此,政府被打造成了结构严密、层次分明的部门,用以解决特定问题,比如安全部门或司法部门。

当今,世界越来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变化迅速,信息丰富。可是,我们的政府却不是这样。

"它太过时了,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创新基金会内斯塔(Nesta)首席执行官兼世界经济论坛全球创新与创业理事会(Global Future Council on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联合主席杰夫·穆根(Geoff Mulgan)说,"不幸的是,现代政府已经在离现在越来越远的一个特定时刻固化,止步不前了。"

以政治参与为例。虽然科技与通信使得公民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发声,但是民主参与形式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局限于每隔几年进行一次的在政党之间进行的投票。

许多专家认为,对这一体制进行彻底的改革不仅为人们所期许,而且是绝对必要的。

"民主是种不断进化的事物,应该变得越来越好,"牛津大学学者、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Geneva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地缘政治和全球未来项目负责人纳耶夫·罗丹(Nayef Al-Rodhan)表示。如果政府不能顺应时代进行改变,他们就越来越不能够满足人民的需要,而民众会更加不满,越来越多的民众被剥夺公民权。

这一切正在发生,即使在看似稳定的民主国家。例如,在美国,有4300万人生活在贫困之中,约占总人口的14%,而在1973年这一比例仅为11%。

"无论从道德角度,还是社会角度上,这都是不可接受的,"罗丹说。这还可能产生危险:"到一定时候,这些人就会反叛,制造麻烦,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以选举为基础的政治体制在运作上早已显示出了它的短视特性,官员们通常只考虑眼前几年。如今,世界日益复杂化、多样化、苛求化且联系紧密,政府越来越喜欢做一些表面的修补工作。但是,为了短期利益而牺牲长期利益,最终会伤害到我们自己。例如,在德国,任由基础设施恶化;在美国,增加1万亿美元(7400亿英镑)的国家债务来实施减税;或者像印尼一样,通过砍伐和焚烧森林以进行种植园开发。"你可以这样继续下去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当系统崩溃的时候,它将是个灾难,"世界能源理事会(World Energy Council)高级主管、牛津大学萨伊德商学院(Said Business School)副研究员安吉拉·威尔金森(Angela Wilkinson)如是说。

这并不是说我们需要彻底废除政府。莫尔根认为,如果没有政府,任何一个相当规模的社会都无法良性运作。

我们也不能废除现行体制,完全重起炉灶。南苏丹最近试图这样做,结果,成了世界上最年轻的失败国家。"就如同生活中几乎任何一项复杂的任务,政府需要资历、经验、知识和能力,而这一切都是多年积累起来的,"莫尔根说。

重塑

相反,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当前的政府重塑成更适合现代生活的形式:精通技术、数据驱动和全面全球化。

一些政府已经开始这样做,但是,用威尔金森的话说,其它的政府"做得一点也不好"。

这种反差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在瑞典,小学生开始学习编码并发现假新闻,而在美国,总统经常散布谎言。台湾、西班牙和冰岛正在探索利用集体智慧的民主新方法,而俄罗斯和土耳其却在走向独裁和极权。爱沙尼亚已经敞开大门欢迎全球公民成为其"电子居民",而英国则选择离开欧盟。

虽然取得了一些有希望的进展,但罗丹补充说,大多数政府目前还不够好,包括欧洲和北美。

"虽然公民的政治自由有保障,但由于令人无法接受且日益扩大的不平等问题,仍然有不少人被剥夺了选举权。"

即使某个特定的领导者或整个社会想要变得更好,他们也常常达不到他们的目标。埃及的阿拉伯之春未能打破僵局以重组政府;南非从未成为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所憧憬的"彩虹之国"。

威尔金森认为,政府结构是重塑的主要障碍。私营部门一直在为改变这一现状出谋划策。例如,瑞典的一个亿万富翁发起了一场竞赛,对提出的建议进行评估,以设计一个更好的世界治理体系。

不过,正如威尔金森所说,"我们也需要政治企业家。"

然而,政府往往不愿创新。他们等着市场先行一步,然后再匆匆追赶。政策一旦制定,将在全社会施行,而不是在小面积人群中先行做模型研究或测试。"你无法在政府中使用'实验'这一名词,这是一个让人讨厌的词,因为它意味着你可能会失败,"威尔金森说。

"但是我们不能坐等事情变得完美,我们不能继续采用昨天的解决方案。"…

Read more

‫منصة الاستثمار في سكن الطلبة الأميركي سافاناد تبلغ قيمتها الآن 800 مليون دولار و11,000 سرير بعد استحواذها على منامة طلبة تتسع لـ910 سرير في ماريلاند

سافاناد ستوسع محفظة سكن الطلبة عبر مناطق تتمتع بجامعات قوية وجماهير طلاب متزايدة العديد مع تزايد الطلب على منامات الطلاب المبنية حسب الغرض والمدارة جيدا

نيويورك، 30 كانون الثاني/يناير، 2018 / بي آر نيوزواير / — أكدت شركة سافاناند ليميتيد

Read more

‫شحنات وحدات ترينا سولار الكهروضوئية العالمية للعام 2017 تتجاوز الـ 9 غيغاواط

تشانغجو، الصين، 31 كانون الثاني/يناير، 2018 / بي آر نيوزواير / — أعلنت شركة ترينا سولار، وهي شركة عالمية رائدة مزودة للحلول الكلية للطاقة الشمسية، أن شحنات وحداتها العالمية للطاقة الشمسية للعام 2017 تجاوزت 9 غيغاواط إلى 9.2 غيغاواط. وحسب

Read more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