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为何失败又该如何修复

绝大多数政府都已经严重过时了。他们关切的是19世纪末的担忧:通讯昂贵、数据难以获得,当时这些服务刚刚诞生。因此,政府被打造成了结构严密、层次分明的部门,用以解决特定问题,比如安全部门或司法部门。

当今,世界越来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变化迅速,信息丰富。可是,我们的政府却不是这样。

"它太过时了,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创新基金会内斯塔(Nesta)首席执行官兼世界经济论坛全球创新与创业理事会(Global Future Council on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联合主席杰夫·穆根(Geoff Mulgan)说,"不幸的是,现代政府已经在离现在越来越远的一个特定时刻固化,止步不前了。"

以政治参与为例。虽然科技与通信使得公民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发声,但是民主参与形式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局限于每隔几年进行一次的在政党之间进行的投票。

许多专家认为,对这一体制进行彻底的改革不仅为人们所期许,而且是绝对必要的。

"民主是种不断进化的事物,应该变得越来越好,"牛津大学学者、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Geneva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地缘政治和全球未来项目负责人纳耶夫·罗丹(Nayef Al-Rodhan)表示。如果政府不能顺应时代进行改变,他们就越来越不能够满足人民的需要,而民众会更加不满,越来越多的民众被剥夺公民权。

这一切正在发生,即使在看似稳定的民主国家。例如,在美国,有4300万人生活在贫困之中,约占总人口的14%,而在1973年这一比例仅为11%。

"无论从道德角度,还是社会角度上,这都是不可接受的,"罗丹说。这还可能产生危险:"到一定时候,这些人就会反叛,制造麻烦,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以选举为基础的政治体制在运作上早已显示出了它的短视特性,官员们通常只考虑眼前几年。如今,世界日益复杂化、多样化、苛求化且联系紧密,政府越来越喜欢做一些表面的修补工作。但是,为了短期利益而牺牲长期利益,最终会伤害到我们自己。例如,在德国,任由基础设施恶化;在美国,增加1万亿美元(7400亿英镑)的国家债务来实施减税;或者像印尼一样,通过砍伐和焚烧森林以进行种植园开发。"你可以这样继续下去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当系统崩溃的时候,它将是个灾难,"世界能源理事会(World Energy Council)高级主管、牛津大学萨伊德商学院(Said Business School)副研究员安吉拉·威尔金森(Angela Wilkinson)如是说。

这并不是说我们需要彻底废除政府。莫尔根认为,如果没有政府,任何一个相当规模的社会都无法良性运作。

我们也不能废除现行体制,完全重起炉灶。南苏丹最近试图这样做,结果,成了世界上最年轻的失败国家。"就如同生活中几乎任何一项复杂的任务,政府需要资历、经验、知识和能力,而这一切都是多年积累起来的,"莫尔根说。

重塑

相反,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当前的政府重塑成更适合现代生活的形式:精通技术、数据驱动和全面全球化。

一些政府已经开始这样做,但是,用威尔金森的话说,其它的政府"做得一点也不好"。

这种反差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在瑞典,小学生开始学习编码并发现假新闻,而在美国,总统经常散布谎言。台湾、西班牙和冰岛正在探索利用集体智慧的民主新方法,而俄罗斯和土耳其却在走向独裁和极权。爱沙尼亚已经敞开大门欢迎全球公民成为其"电子居民",而英国则选择离开欧盟。

虽然取得了一些有希望的进展,但罗丹补充说,大多数政府目前还不够好,包括欧洲和北美。

"虽然公民的政治自由有保障,但由于令人无法接受且日益扩大的不平等问题,仍然有不少人被剥夺了选举权。"

即使某个特定的领导者或整个社会想要变得更好,他们也常常达不到他们的目标。埃及的阿拉伯之春未能打破僵局以重组政府;南非从未成为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所憧憬的"彩虹之国"。

威尔金森认为,政府结构是重塑的主要障碍。私营部门一直在为改变这一现状出谋划策。例如,瑞典的一个亿万富翁发起了一场竞赛,对提出的建议进行评估,以设计一个更好的世界治理体系。

不过,正如威尔金森所说,"我们也需要政治企业家。"

然而,政府往往不愿创新。他们等着市场先行一步,然后再匆匆追赶。政策一旦制定,将在全社会施行,而不是在小面积人群中先行做模型研究或测试。"你无法在政府中使用'实验'这一名词,这是一个让人讨厌的词,因为它意味着你可能会失败,"威尔金森说。

"但是我们不能坐等事情变得完美,我们不能继续采用昨天的解决方案。"

试验国家

一些国家开始打破这种模式。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宣布,试验将成为进行数据决策的标准。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划拨了预算,以对如何更好地管理政府进行研究,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nited Arab Emirates)也承诺将公共支出的1%用于创新。

"与让那些中央政府官员制定法律、然后在数百万人中实施相比,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就这么简单,"莫尔根说,"它将科学方法应用于整个政府"。

在这方面,斯洛文尼亚将成为世界的领跑者。2015年,它启动了"斯洛文尼亚愿景"计划。"世界是相互联系的,人们的期许在上升,治理越来越难",斯洛文尼亚负责发展、战略项目与凝聚力的部长阿伦卡·斯梅尔科莉(Alenka Smerkolj)说,"墨守成规已经不再有效,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开始改变"。

斯梅尔科莉和她的同事很快发现,这不是一次性的项目或政策,需要有长期规划,有众多小的步骤和目标。他们以2050年为期,然后制定斯洛文尼亚届时想要实现的目标。

他们没有自己拍脑袋擅自做决定,相反,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调查了来自各行各业的1000多名斯洛文尼亚人,并举办了大量的研讨会。"这很不容易,但是,我们发现,如果你想对政府进行任何改变,与民众进行对话沟通、重新获得他们的信任,至关重要,"斯梅尔科莉说。

将这些反馈与大趋势和实证预测进行匹配,斯梅尔科莉和她的同事制定出了2030年的12个初步发展目标。一切都围绕着一个中心任务:提高每一个人的生活质量。采取的措施包括立法上的微调(如让雇主更容易雇佣外国雇员)和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案(包括结构改革和重大气候变化减缓)。

"这个项目迫使人们开始互相交谈,迫使政策制定者开始考虑更灵活的政策"斯梅尔科莉说,"当然,大背景是,这种做法不仅与斯洛文尼亚有关,也与全世界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都息息相关"。

世界秩序

威尔金森和"治理心态"(Govern-Mentality)(一个由公务员、专家、企业家组成的协会)的其他人一起,正试图让人们用同样的创造性思维去思考他们自己的政府。她说"终极目标是在政府内部形成一种进行变革的运动"。

威尔金森认为,改善治理的一种方法是从以国家为中心的政府转变为一种没有中央控制的多中心主义。这将需要有共同的指导原则,以确保各方协作并防止一家独大,并能够为共同的目标而采取联合行动,如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消除贫困。威尔金森表示,由此产生的体系将"生机勃勃、充满活力、丰富多彩、却又并不完美"。但最终会将所有的人团结在共同的愿景下,就像斯洛文尼亚所努力在做的那样。

在罗丹看来,当设计一个理想的政府时,另一个关键问题是,捍卫尊严必须是改革的重要内容。正如他在《可持续的历史和人类的尊严》(Sustainable History and the Dignity of Man)一书中所描述,捍卫尊严就意味着要确保人类的情感、非道德和利己主义永远不会超越9个核心标准:理性、安全、人权、责任、透明度、正义、机会、创新和包容。如果这些东西部分或全部遗失,系统可能就会失灵甚至彻底失效。

这一理论已在现实世界的案例研究中得到证实。例如,芬兰以其特殊的福利制度而闻名。但是缺乏机会和创新导致了长达数十年的人才流失。"如果有人有想法,系统必须允许他实现自己的梦想,否则就没有增长,人们就没有了快乐,"罗丹说,"这是一种 '美国梦'之类的东西"。

不过,也可能有其他的解决方案。自这个冬季早些时候开始启动,内斯塔(Nesta)已经召集了新加坡、加拿大、智利、澳大利亚等30个国家政府加入"变革之国"项目,共同致力于促进创新。政治家、企业家和其他全球领导人将一起进行头脑风暴,测试利用数据和技术改善治理和世界整体状况的新方法。

"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政府变得善于学习、改进和思考,"莫尔根说,"20或30年后,最好的政府将会做我们现在还无法想象的事情"。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Leave a Reply